追蹤
塵世是唯一的天堂
關於部落格
西洋人談救贖,上天堂或下地獄,陷入二元焦慮。東方人講來世,今世不過是彌補過往,鋪陳未來,當下的一剎那,似乎只不過是個間隙。「荒謬」,世界的本質,共通的感覺。天堂在何方?也許在地球外,也許在來世。閻師曰:塵世就是唯一的天堂。
To think is to confine yourself to a single thought that one day stands still like a star in the world's sky.
  • 2551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Sense好,勝過學歷好(轉載)

「唯一將幸福列為標準配備」這句汽車廣告詞,你一定不陌生。不過恐怕很少人知道這個廣告創意來自一個中文系畢業生。

在競爭激烈的廣告界,只有中國文化大學中文系文學組學歷的黃國燦憑什麼能夠脫穎而出,表現甚至比廣告科班生還優秀?

答案很出人意料。他憑的竟是一般人認為「沒啥用處」的文學和歷史知識。

關鍵面試:歷史出頭天!

黃國燦談起當年進入華商廣告的一場關鍵面試,200人應考,只錄取8人。

當時3位主考官都是廣告界大名鼎鼎的人物,包括譚福民、凌來誠和劉啟昌。譚福民沒有問他任何廣告專業知識,反而要他談談:「孫子兵法和諸葛兵法有何不同?」

從小就喜歡讀歷史的黃國燦,信手拈來、旁徵博引,甚至用武俠小說「東邪西毒、南帝北丐、中神通」來比喻兩者一脈相承的道理。

這場精采的答辯,為他贏得與當時華商廣告副總經理、也是後來奧美廣告創辦人陳信雄最後面試的機會。當時陳信雄對他說:「少年耶,我看你不錯哦!那你的人生理念為何?」

「自信不自傲、出色不礙眼、平凡不平庸。」10分鐘的面試,他侃侃而談了1小時,當年連copywriter都不懂的黃國燦,就這樣跨進廣告業,一待20年。

「我念中文,但我有自信不管什麼領域,只要讓我進去,我就能找到出人頭地的方法,」他不服輸的說。

現任南桃園有線電視總經理潘煦邦,和黃國燦從6歲開始就是同班同學,也是40年的莫逆之交,就連現在都是住對門的鄰居。

同是中文系畢業的兩人都不想平平凡凡當老師,潘煦邦回想起剛出社會找工作的情景,直說「真的很坎坷。」

他笑說:「他(黃國燦)的第一份工作是在沖印店賣軟片,我是開著小貨車送金庸全集!」

活著,就要有品味

黃國燦在廣告界闖出名號的另一重要因素,在於「品味」和「態度」。他主張,「人要懂得過生活,不是活日子。對人、對事有一套自己獨特的看法和生活哲學,就是taste(品味)。」

一台7、80萬買的二手積架車,一開10多年,「我就是喜歡那個舊車的樣子,這就是對待車子的看法、態度,不是錢的問題。」

過去自己開公司時,因為希望客戶看到他第一眼就有印象,所以他開始穿得跟別人不一樣,如今不打領帶、一身素袍成了黃國燦的「標準配備」。

建立出個人風格,「有沒有『型』」連帶變成他用人、看人的標準之一。「『士之特立獨行,皆豪傑之士』,做廣告創意就要有個樣子,連個樣子都沒有,就到別的地方去吧!」

尋找自己的核心能力

正是因為找到自己擅長的20%,擁有「舉一反三」這種超越文憑的大能力,對於哲學思想、文學論述任何「有感覺的東西」,都能快速轉化成自己的語言表達出來,大學聯考數學只考8分的黃國燦,從未放棄過自己。

「國三的兒子,我也教他從小就要用這種態度看事情。不要看同學的成績,要看他擅長什麼,看他的特質是什麼。」

他提醒年輕朋友,不要「太執著於自己所學的那一塊,凡事沒有經過咀嚼,食古不化反而會讓自己變成專業但白目的人。」

第一高收入廣告商
李奧貝納總經理黃國燦
我念中文,但我有自信不管什麼領域,只要讓我進去,我就能找到出人頭地的方法。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