塵世是唯一的天堂

關於部落格
西洋人談救贖,上天堂或下地獄,陷入二元焦慮。東方人講來世,今世不過是彌補過往,鋪陳未來,當下的一剎那,似乎只不過是個間隙。「荒謬」,世界的本質,共通的感覺。天堂在何方?也許在地球外,也許在來世。閻師曰:塵世就是唯一的天堂。
To think is to confine yourself to a single thought that one day stands still like a star in the world's sky.
  • 2491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希臘危機:一個令人毛骨悚然的幕後金融故事 (鄭若麟)

這就像一群螞蟻,本來圍繞在桌面食物周邊
當你往桌面猛然一拍,看到是一群嚇得驚慌亂竄的螞蟻
等15分鐘後,螞蟻會自動歸隊,1小時候,又若無其事在搬食物
目前的兩次金融危機(2008雷曼、2010-起希臘公債),全都是美國投資銀行在搞鬼
當雷曼、高盛這些爛投資銀行,玩槓桿、操作資訊
特別是高盛,成天到晚亂公布一些壞消息,唯恐天下不亂
搞得金融體系亂烘烘,然後坐收漁翁之利
這些銀行高層早真該繩治以法,把財產充公
要說經濟衰退,還早哩!
這不過是秩序的重整,除非有大天災、戰爭,一堆人枉死,
否則有人就有經濟活動在,世界上還這麼多人存活,經濟要怎衰退?

要說經濟衰退還有一種可能,就是大家被洗腦!開始自亂陣腳,不從事該有的經濟行為
或被催化只從事某種經濟行為
高盛這些人,利用數學能力和數據,不斷地操弄資訊
當網路資訊開始無遠弗屆一下傳開後,帶來就是恐慌或風潮
投資人看了就怕,資金移來移去
一下衝股市、一下衝債券、一下衝新興市場
這些人就是操弄資訊為目的,就是為了從中獲利
天天在怎樣用數據造成下一波風潮或恐慌

希臘違約又怎樣?
頂多是債務重整
銀行倒掉又怎樣?
也是資本重整
歐元結束?
放屁!怎麼可能是現在!
那歐洲17個國家,不就全部退回12年前的經濟時代!
用了快12年的貨幣,說不發行就不發行?
沒有配套情況,怎麼可能讓歐元結束
歐元是世界上發行量最大的貨幣!
世界各國的政府也多少都有歐元外匯
歐元若現在結束,對金融界是多大的災難
(竟然還有報紙、網站報導,歐元結束只是時間問題)
難道歐洲央行、各國央行不知歐元結束的嚴重性?
不可能,只有投資銀行,這些投機者見獵欣喜,炒作這些歐債國家的問題
投資、經濟行為其實根本都是信心問題
經濟行為都是人類行為的結果
人類的行為受控於思想

目前是一個資訊發達也是資訊混亂的時代
有時看看一些財經雜誌的報導,真是胡亂報導
特別是高盛的預估,我現在連看都不看(這類標題)
根本是投資銀行來亂的,一下叫你賣,一下叫你買
 來看看前兩天高盛又放砲:

《國際經濟》高盛下修全球經濟預測,警告歐洲邁入經濟衰退  ( 2011/10/04 16:19 時報資訊 )

【時報-記者柯婉琇綜合外電報導】彭博社報導,因歐洲經濟成長停滯,美國經濟萎縮風險升高,高盛下修今明兩年的全球經濟成長預測,並預測德國、法國將邁入經濟衰退。

前天在Yahoo看ABC新聞訪問Obama時
替Obama感到惋惜,他想推動金改
反對黨民主黨的確狠狠地修理了Obama
幾乎他提的法案就是不過
唉,只能說美國政客也不少
好像跟我們反對黨很像
結果,今天民主黨領袖怕民意
赴國會趕緊呼籲通過法案,被批作秀、gamesmanship
還真是實在的政客,不知民間疾苦

我相信歐洲爛債還會持續一陣子,但說歐元近年會結束,那是危言聳聽。
高盛先作假帳讓希臘進入歐元,再大肆唱衰希臘違約,造成金融恐慌,炒作CDS,使希臘CDS飆高到史無前例,從中獲利。這些美國投資銀行(例如雷曼、高盛),都是近年金融風暴的真凶。
美國民眾發起霸佔華爾街抗議不是沒有理由,而共和黨又極力反對民主黨歐巴馬的金融改革,只能說目前因為政客、投資銀行和分析師,這些既得利益或懂數字的人,成天操作數字,用數字作文章,透過網路資訊發達造成恐慌,未來的投資動盪不只因為金融制度不良,而是更多被操作的資訊散播,造成更多恐慌。


-------------------------轉載開始--------------------------------------

希臘危機:一個令人毛骨悚然的幕後金融故事 (鄭若麟)

  剛剛過去的兩週,歐洲發生了一場大規模但卻「靜悄悄」的金融風暴。從希臘主權違約風險升高伊始,出現了對歐元的攻擊,最終使歐元在10天內下跌 10%。這場風暴遠未劃上句號。

希臘、葡萄牙、西班牙等國尚在這場風暴的漩渦中掙扎。從表面上看,一切都是由希臘新上任政府承認其預算赤字大大超過原來政 府所公佈的5%而引起的。然而實質上一切都有幕後之手……遠在亞洲觀潮的中國由於手中擁有巨額外匯儲備,也身不由己地捲入其中……

一切要從2001年談起。當時希臘剛剛進入歐元區。根據歐洲共同體部分國家於1992年簽署的「馬斯特里赫特條約」規定,歐洲經濟貨幣同盟成員國必須符合 兩個關鍵標準,即預算赤字不能超過國內生產總值的3%、負債率低於國內生產總值的60%。然而剛剛入盟的希臘就看到自己距這兩項標準相關甚遠。這對希臘和 歐元區聯盟都不是一件好事。特別是在歐元剛一問世便開始貶值的時候。這時希臘便求助於美國投資銀行「高盛」(Goldman Sachs)。高盛投行是美國次債危機的設計者和「受害(或日受益?)者」之一,也曾是美國政府救市的對象。高盛投行為希臘設計出一套「貨幣掉期交易」方 式,為希臘政府掩飾了一筆高達10億歐元的公共債務,從而使希臘在帳面上繼續符合歐元區成員國的標準。

這一被稱之為「金融創新」的具體做法是,希臘發行一筆100億美元(或日元和瑞士法郎)的十至十五年期國債,分批上市。這筆國債由高盛投資銀行負責將希臘 提供的歐元兌換成美元。到這筆債務到期時,將仍然由高盛投行再將其重新換回美元。如果兌換時按市場匯率計算的話,就沒有文章可做了。事實上,高盛投行的 「創意」在於人為擬定了一個匯率,使高盛投行得以向希臘借貸一大筆現金,而不會在希臘的公共負債率中表現出來。假如1歐元以市場匯率計算等於1.35美元 的話,希臘發行100億美元可獲74億歐元。然而高盛則用了一個更為優惠的匯率,使希臘獲得84億歐元。也就是說,高盛實際上借貸給希臘10億歐元。但這 筆錢卻不會出現在希臘當時的公共負債率的統計數據裡,因為它要十至十五年以後才歸還。這樣,希臘有了這筆現金收入,使其國家預算赤字從帳面上看僅為 1.5%。而事實上2004年歐盟統計局對其重新計算後發現,其實希臘赤字高達3.7%,超出了標準。而最近透露出來的消息則表明,當時希臘真正的預算赤 字佔到其GDP的5.2%。遠遠超過規定的3%以下。

除了這筆借貸,高盛還為希臘設計了多種斂財卻不會使負債率上升的方法。如將國家彩票業和航空稅等未來的收入作為抵押,來換取現金。這種抵押換現在統計中不 是負債,卻變成了出售,即銀行債權證券化。高盛投行這些服務和借貸當然都不是白白提供的:高盛共拿到了高達3億歐元的佣金。高盛投行深知希臘通過這種手段 進入歐元區,其經濟必然會有遠慮,最終出現支付能力不足。那時高盛的投資就會打水漂。因此高盛便向德國一家銀行購買了二十年期的10億歐元CDS「信用違 約互換」 保險。這種保險就是在債務出現支付問題時補足虧空。希臘的這一做法並非歐盟國家中的獨創。據透露,有一批國家借助這一方法,使得國家公共負債率得以維持在 馬斯特里赫特條約規定的佔GDP3%以下的水平。這些國家不僅有意大利、西班牙等,而且還包括德國!在高盛投行的這種「創造性會計手法」主要歐洲顧客名單 中,意大利佔據了一個重要位置。

目前已經到了這筆貨幣掉期交易到期的日子了。於是希臘的債務問題便日益暴露出來。然而今年一月底二月初出現對希臘和歐元的金融攻擊,卻遠非市場的自發行 為,而是預謀、策劃的。這一攻擊令人回想起金融大鱷索羅斯於1992至93年對英鎊和里拉的攻擊。當時索羅斯曾一舉捲走數十億美元。這次攻擊也是利用希臘 多筆交易到期在即、炒作希臘出現支付能力問題,從而使市場出現大幅動盪。其結果是歐元下跌,希臘金融融資能力下降、成本劇增(其借貸利率高出一般新興國家 兩倍以上),希臘金融狀態進一步惡化。而對希臘支付能力承保的CDS價值則翻番上漲。

這次投機的方式主要即是CDS。CDS本來是對一個主權國家債務可能存在支付問題而創出來的一種保險,即當一個主權國家被懷疑出現支付能力問題時,持有該 國國債者便可購買「信用違約互換」保險,即CDS。由承保方負責支付虧空部分。本來CDS應該與國債聯繫在一起。但現在卻被剝離開來,單獨成為一種金融產 品。目前在全球CDS金額已經達到六十萬億美元,而且高達60%的交易是不透明的。因而成為投機基金熱寵的對象。當希臘國家支付能力被懷疑的時候,有關希 臘債務的CDS便會上漲。這次對希臘的攻擊,就是通過各種手法令人對希臘的支付能力產生懷疑。那麼誰持有大量的CDS呢?居然不是別人,而恰恰是持有和發 行希臘債務的高盛投次銀行和兩家對沖基金。高盛在希臘未被懷疑有支付能力問題時大量購進希臘債務的CDS,然後再對希臘支付能力信譽發動攻擊,在CDS漲 到最高點時再拋出。

具體過程大致如下:一月底希臘發行五年期250億歐元國債,美國兩大對沖基金僅拿到最後成交的80億歐元中的2%。而這兩家對沖基金則是希臘債務CDS保 險的主要擁有者。在這種情況下,要贏利就需要使手中的CDS利率上漲,也就是說要讓市場相信希臘政府存在著支付能力問題。而這一目標與高盛投行相吻合:作 為希臘的主要借貸者,高盛需要使希臘信譽下降,從而難以從國際市場上進行借貸,這樣就可以在未來向希臘貸款時贏得非常有利的利率。

為了打擊希臘的金融信譽,高盛與兩大對沖基金一方面在各方面開始「唱衰」希臘支付能力(包括動用力量將希臘信譽等級降低、傳出希臘破產謠言等),另一方面 則輪番拋售歐元,從而導致國際市場的恐慌而跟進。歐元在十天內跌了10%。從近兩個月看則跌幅達15%。歐元一跌,立即使人聯想歐元區出現不穩,於是不僅 僅希臘,其他歐元區國家的「弱點」葡萄牙、西班牙等也立即出現融資困難。於是希臘和歐元區CDS便開始瘋漲。從去年7月至今,希臘債務保險利率上漲整整三 倍。今天希臘國債的CDS居然漲到428點,甚至超過一個處於半戰爭狀態的黎巴嫩(255點)!這是聞所未聞的。在這場攻擊中,葡萄牙和西班牙也國際炒家 的瞄準線上。

從巴黎傳出的訊息來看,如果希臘出現支付危機的話,將會導致歐洲各大銀行的多米諾骨牌效應,即拖累一大批歐元區銀行進入同一狀態。從已知消息來看,希臘在 本世紀初發佈的國債,要麼已經返回歐元區各大銀行,要麼得到了歐元區銀行或保險公司的擔保。更不用提為希臘做出多種擔保的歐洲中央銀行了。也就是說,在希 臘債務問題上,上演的卻是歐元區的未來前景。

最令希臘沒有想到的是,這場針對希臘支付能力的攻擊的背後,居然就是——高盛投行和另外兩家美國對沖基金——其中有一家正是由布什政府時期的財長保爾森主 持的!也就是說,高盛投行一方面以所謂的「創造性會計」方式為希臘政府出謀劃策,做虛帳以使希臘符合歐元國家標準;另一方面卻同時在背後攻擊希臘和歐元, 以從中牟利!高盛投行甚至一直是希臘銀行聯合投資機構中的成員,即因希臘無法通過招標方式在市場上籌集資金,而將這一權力將會給銀行集團,由它來共同投資 並承擔風險。高盛是其中一員。

在這場危機中,人們意外地發現「中國」的「身影」。去年11月,高盛投行總裁親自前往希臘首都雅典,提出了一項幫助希臘還債套現的計劃建議,並建議希臘方 面由高盛搭橋,將高達250億歐元的國債推銷給中國。當一月底希臘成功拿到80億歐元的新貸款時,市場一度便認為希臘已經沒有支付危機。然而這正是某些人 需要造成的效果。這時高盛高層再度遊說希臘方面。然而希臘新政府顯然已經認識到,高盛的建議是飲鳩止渴。在希臘的拒絕下,很快,市場上便出現了新的謠傳: 中國拒絕購買由高盛投行安排的一項「私人投資」250億歐元的希臘國債。也就是說,希臘委託高盛出面來替其安排尋找投資者,這明確顯示希臘方面出現了問 題。一個國家的國債無人問津的話,就是該國金融信譽出現問題的最為明確的標識。而中國的拒絕將使市場要求雅典提供更高的風險保險。在這種背景下,高盛就成 為一個大贏家:一方面替希臘推銷國債能夠得到更多的收益,而另一方面高盛手中的「信用違約互換」保險CDS則大幅上漲。

法國分析家認為,透露出中國拒購希臘國債是令人吃驚的。這種消息按慣例是絕對處於保密狀態的。對投資者或推銷者來說,這種消息的洩露對兩者都是不利的。然 而《金融時報》卻發現,消息透露者居然是高盛投行的第二把手凱利·科恩。他於去年11月和今年1月兩次前往雅典,試圖遊說希臘當局讓高盛將高達250億歐 元的國債推銷給中國,但遭到希臘的拒絕。於是消息便蹊蹺地走漏出來,對希臘和歐元造成巨大衝擊。

目前這場針對歐元和希臘的「金融戰」並沒有結束。但令人不解的地方越來越多。金融市場的不透明和所謂「金融創新」所推出來的種種令人難以理解的「打包」方 式,都使市場和公眾越來越莫名其妙。最令人吃驚的是,高盛投行和其他在歐洲主權國家進行類似投資活動的華爾街大亨們都是在目前法律規定許可的情況下公然進 行的。從根本上來說,高盛投行在希臘的行為,就是合法地吞齧公共財富。在這種金融大鱷的圍攻下,希臘經濟狀態日益走向困境。其目前預算赤字已經達到國內生 產總值的12,7%,債務可能將在明年達到135%。歐盟統計局已經公開聲明不再相信希臘的統計數字,因為希臘曾兩次向歐盟說了謊話。這對於建築在信譽基 礎上的金融業來說是非常嚴重的事件。現在人們懷疑葡萄牙可能也處於類似的處境之中。如果這一切都是真的,那麼可以肯定,來自美國華爾街的攻擊不僅仍會繼 續,而且會變本加利。

更令人不安和不解的,是歐元在一定程度上的貶值卻對歐元區經濟復甦和出口有利。因而人們看到歐盟表現出對希臘的支持,卻沒有資金的到位。當然,馬斯特里赫 特條約規定不得對主權國家金融狀態提供支持。但這是否從另外一種意義上來說,也有人願意看到歐元的下跌呢?一些專家甚至認為,對於歐元區來說,跌至1歐元 兌換1美元是最為理想的匯率。顯然,這場
金融風暴的真正內幕,還遠遠沒有露出冰山的一角。

最後應該說明的一點,是高盛投行不僅與美國行政當局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高盛的高官往往就是政府前財長或未來財長的候選人;而且高盛與歐洲也同樣是 「親威」:高盛投行歐洲分行的副總裁就是意大利央行總裁,還差一點成為歐洲央行總裁。所以,對於身處外圍的中國來說,要弄明白歐美金融界內部的花招,還需 要一定的歲月。在此之前,這趟混水還真是難以涉足。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